Top
首页 > 新闻 > 要闻 > 正文

前代理商爆料TST百元化妆品成本仅4元 2人靠薅羊毛获770万

要闻 红星新闻 2021-12-30 10:28:21
[摘要]李旭表示,区分微商、社交电商和传销,第一个标准就是看产品。

12月29日,张庭夫妇公司涉嫌传销被查处的消息登上微博热搜。

据媒体报道,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日发布《关于查证函的回复》,公开披露了知名日化品牌“TST庭秘密”运营主体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涉嫌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被查处的进展。由于该公司由林瑞阳、张庭这对明星夫妇实际控制,引起轩然大波。

▲TST大楼

据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人员透露,此次被冻结的资金高达6亿元(分两次冻结,主体公司3亿元和某代理、团队长冻结3亿元)。

对此,“TST庭秘密”于12月29日凌晨在官方微博回应称,上海达尔威是一家合法经营的公司,自成立以来始终遵从政府指导,坚持合法经营,依法纳税。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公司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工作。随后,张庭、林瑞阳转发该条动态进行回应。

然而,“TST庭秘密”的官方回应并没有息争议,反而让“TST庭秘密”的更多“秘密”暴露在公众视线之中。

12月29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TST团队前“董事长”级别的一位代理商,她讲述了加入TST后众叛亲离的遭遇,以及TST化妆品高额售价背后的秘密。

团队前代理商:设置“董事长”制度,规避“传销”三级风险

自2016年成为代理商以来,张女士(化名)经历了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的代理设置的诸多更迭,最终成为了“TST庭秘密”团队的一位“董事长”。

张女士告诉红星新闻,“TST庭秘密”的代理总体分为两个级别,蓝卡和红卡。开卡成为会员之后即是蓝卡,完善资料、下载App(TST庭秘密)进行推广后便是红卡。

▲TST此前对外宣传的红卡奖金制度

“蓝卡红卡”时期,张女士作为红卡代理商发展下线后,其下线再发展的下线也会为张女士贡献收益,此时代理层级已达到了三级,符合我国现行法律对“传销”的定义标准。而后为规避掉“三级”带来的风险,“董事长”制度在TST公司横空出世。

张女士介绍,“董事长”脱离TST公司母体,自行成立公司,发展代理商,并由自己的代理商继续发展代理商,由此规避了在TST公司进行三级分销的风险。而要成为TST的“董事长”,需要拉够一百人,同时保持每月10万的业绩。

▲TST此前对外宣传的奖励制度

张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为了保持自己做红卡代理商的收益,拉够100人之余,她加大囤货以满足每月10万的业绩要求。2016年,也就是成为代理商的第一年,她便凭借囤货的业绩成为了TST的“董事长”。

众叛亲离,看到一百多块的面膜同源商品成本仅4元方觉醒

置身传销组织中的个人往往很难通过自己的力量认清现实,众叛亲离也难以觉醒,因此解救传销中的个体往往需要揭露传销真相、实地劝说。

张女士表示,加入“TST庭秘密”团队并成为代理这四年来,身边的很多朋友陆续和她断了联系。每当这个时候,张女士的上线就会告诉她:“她们不理你,是因为你跳出了原有的圈层,和她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就这样,张女士从红卡代理变成“董事长”,在TST公司待到了第五年。

2021年伊始,两件事的发生让张女士的代理生涯走向了终点。她先是在某电商台上看到TST一百多块的面膜同源商品只有4块钱的价格,意识到其中的暴利并深感不安,这时她还试图宽慰自己这是化妆品行业应有的暴利。

3月,两名代理商利用TST商城APP抵用券漏洞薅羊毛获利770万元,二人听从上级指示来上海配合调查,后因涉诈骗罪被上海青浦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之前都说代理是亲人是家人,根本不是,这次我一下就醒了。”张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当张女士表示不再继续代理后,她的上线马上将她微信拉黑。张女士回忆,自己与上线于2016年出游时结识,当时这位上线告诉她每个月可挣2万元。

张女士至今仍不知道她是否真的挣得到2万元,但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发展下线的时候,我还说我每个月挣5万呢,其实都没挣到钱。”

红星新闻记者检索发现,2021年3月19日,上海青浦警方官方微博公布了一起利用抵用券漏洞薅羊毛,从APP中获利770万余元的案件,并表示犯罪嫌疑人朱某男、李某女因涉嫌诈骗罪已被青浦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张女士表示,朱某男、李某女为TST代理商,涉事APP即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旗下商城。

反传防骗人士:产品性质是判断传销与否的第一步

12月24日,名为“李旭反传销诈骗团队”的机构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文,称其在发查证函询问TST庭秘密是否涉嫌传销、是否立案调查后,其接到了石家庄裕华区市监局的回复函。

回复函称,6月5日,该局对达尔威公司涉嫌传销立案调查,并逐级向上级报备。因其利用金融机构转移或隐匿涉传资金,该局已依法申请采取保全措施,目前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中。

公开资料显示,李旭为民间反传销人士,2006年开始投身反传销公益事业,于2012年成立了一家专业反传销研究、反洗脑救助机构。

12月29日,李旭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红卡蓝卡代理商或者董事长制度已经是TST的旧传销模式了,它如今又有变化,他本人也会在期再次发文解读新模式。

当红星新闻记者向李旭求证新模式是否还属于传销时,李旭表示“换汤不换药“,TST这种微商模式很难真正离开传销的母体。

李旭表示,区分微商、社交电商和传销,第一个标准就是看产品。

“是不是三无产品,符不符合性价比,是以销售产品为主还是以招代理(囤货)为主,这些都是对传销产品的重要判别依据。”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12月29日上午,仍有TST代理商在抖音上直播带货,多个代理商微信正常工作。

对于此事,12月29日下午,记者致电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接线人员表示“不做任何回答”。

截至发稿时,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的商城客户端“TST庭秘密”(苹果端)、淘不庭(安卓端)仍在运营中。

红星新闻记者 张炎良 实生 王辰元


来源:红星新闻

编辑:曹静

相关热词搜索: TST 化妆品

上一篇:女孩被姐夫投毒百草枯 亲属:岳父家不富裕没瞧不起他 下一篇:乐山大佛又双叒叕脸花了:治水提出30年 为何没有做?

表达看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

19多姿势无套爆操内射露脸披肩美骚妇